石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洞房花烛夜的玩笑

发布时间:2019-04-16 03:58:40 阅读: 来源:石雕厂家

引子

开玩笑是人与人之间常有的事,但玩笑有大小轻重之分,还要分开场合和具体情况等等,如果玩笑开得不当,一念之差就会酿出塌天大祸来。

1.洞房玩笑
从前李家屯有一个李员外,家产万贯,身边只有一子,名叫李军,父母爱如掌上明珠。李公子自幼聪明,七岁即到南学念书,且勤奋好学,十六岁时即读完五经四书,满篇学问。就在这年,李员外给他与西庄上的张员外之女丽娟定了亲。张小姐一十八岁,乃闺中秀女,同样饱读诗书,窈窕淑女,如花似玉,双方门当户对。这年秋天,李员外择吉日与儿子完婚。 完婚头一天李军的几个同窗与他开玩笑说:“军哥!听说嫂子长得很美,今天夜里如果你不敢叫老婆子洗衣服,就要一辈子怕婆子!你敢吗?”

那时候堂堂男子汉如果怕婆子是十分丢人的事,同窗们本是一句笑谈,哪知他是个忠厚诚实的人,把同窗的话信以为真,于是坚定地说:“怎么不敢?我绝不做怕婆子的人!” 结婚这天亲友们都来贺喜,张灯结彩,吹吹打打,非常热闹。俗话说“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是人生最美好最高兴的时刻。他高兴极了,礼帽大褂,披红戴花,拜堂成亲。可是拜堂时新娘的蒙头红把脸盖得严实的,看不到面容。他恨白天太长,巴不得天马上黑下来去见娘子。她焦急地等着,终于盼到天黑了。想着今天夜里就可以见到如花似玉的娘子了......又等到闹房的都走净之后,他开始准备进洞房了。按当地习俗,他整好衣冠,提着茶壶兴冲冲地向洞房走去。刚要进门,忽然同窗们给他说的一句话在耳边想起。他想,我说到一定做到,决不食言!于是他回头到书房里拿了一件准备让娘子洗的衣服,又向洞房走去。进了洞房抬头一看,新娘长得真如天仙一般!正坐在床沿上等着丈夫的到来。李军不慌不忙走到床前把茶壶往桌子上一放严肃地说:“请喝茶!”

娘子抿嘴一笑,现出两个酒窝,欠身施礼,娇滴滴地说:“不渴!相公请坐!”

公子见到这温柔善良、花枝招展的娘子,洗衣服的事思想上有些动摇了。但又一想,同窗们说的是,我不能做个怕婆子的人!于是又壮了壮胆板起面孔说:“我有一件衣服,请娘子给我洗洗!”说着他把衣服递给了新娘。新娘接过衣服即刻傻眼了,心中像开了锅。她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丈夫是个傻子?看来不像,他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但他为什么第一夜就命我洗衣服呢?他一定是个面善心恶的人!今后我们该怎么过日子呢?如果我不去洗,他一定不愿意,我就有失妇德。女儿未嫁从父,出嫁从夫......想着想着她不由得泪流满面,拿起衣服就向外走去......

2.逃离家门

丽娟哭哭啼啼迈动金莲走出洞房。此时李公子也有些后悔,想到我这是干什么呢?这不是戏弄娘子吗?有心喊她回来,可是又一想我怎么向同窗们交待呢?唉!反正她同意了,就由她去吧。于是就坐下来等新娘去洗衣服。的确,在男尊女婢的旧社会,妇女不算人,妇女掉两眼泪又算什么呢!何况他是大家公子,有钱有势,死了还可以续娶啊!

这天夜里虽然满天星斗,但是没有月光,院子里仍然黑洞洞的。张丽娟也是个大家闺秀,有丫鬟侍女侍候,从来没给自己洗过衣服,更没给别人洗过衣服,她不知道怎样洗衣服。这时她来到天井院内,越思越想越难过,泪流不止!她想:我到哪里去找水井呢?他哪里是让我洗衣服呢!明明是戏弄我,欺侮我,仗势欺人,拿我不当人看待!我就是个丫鬟使女也不能叫我黑天半夜来洗衣服啊!他以后会怎样对待我呢,我们以后又怎么在一起过日子呢?......想着想着还真的来到了一口水井边,她看了看井边没有洗衣裳的盆子和水具,怎么洗!即使有我也不会洗,难道命该如此,是上天神灵和丈夫特意逼我投井吗?她看着黑洞洞的井口好像张着大嘴要吞吃她。她反复想: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他另有新欢想休掉我妈?......她想了许多许多,越想越想不开,于是就想投井自尽。可是她转念又一想,不能死,不能上他的当,我要逃生,要熬着他!不能在他家做奴隶!于是她把衣服投在井里,算是与自己顶罪,然后向北磕了仨头,谢过生身父母,就哭哭啼啼,不敢出声,悄悄地向大门口走去。恰巧大门还没关,她就含着心酸的眼泪离开了李家的家门。

再说新郎,在洞房里一等二等新娘也不回来了,怀疑她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于是就到外面去看看。走到井边一看没人,心想:坏了,他开始后悔了。就赶忙到四处去找,也没找到,就有些害怕了。于是就在院子里喊起来:“娘子,娘子!你在哪里!”

无人应声,他更害怕了,认为一定出了什么意外。后悔自己不该听同窗们的话,不该这么无情。现在人不见了,他心急如焚,必须去上房告知父母。他见了父母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李员外气的暴跳如雷,骂道:“你这个孽种、蠢货、混蛋,坏了我家的门风,惹下了塌天大祸!”说着,摸了个棍子就打,被母亲慌忙拦住。

母亲气得光掉泪不知说什么好,劝老头子说:“别打了,找人要紧!”

于是一家人赶快去找新娘。首先用竹竿子在井里打捞了一遍,只捞出一件衣服,其余什么也没有。他们又在院里院外和邻居等各处,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第二天又在全村和邻村也没有找到,音信皆无,都彻底失望了。第二天就告知了丽娟的娘家,张员外听说当然不愿意,说这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绝不能善罢甘休,但也不能马上去打官司。,找找再说。李员外于第三天就领着儿子去西庄上给他岳父岳母跪门请罪。李军双膝跪在岳父母面前,大哭不止,说上了同窗们的当了,罪该万死,任岳父岳母处置。

岳父岳母这时也无可奈何,说:“人如果能回来,仍是贤婿,好亲戚,找不回来女儿不能与你们善罢甘休!起来吧!”

李军父子无话可说,只得答应回去继续找人暂且不提。

工装批发

耐酸碱工作服

炼油厂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