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康菲石油泄漏扇贝养殖户超10亿元损失分别自担纳美

发布时间:2019-09-12 15:47:03 阅读: 来源:石雕厂家

康菲石油泄漏 扇贝养殖户超10亿元损失分别自担

康菲石油泄漏电话连线昌黎扇贝养殖户: 没听过商业险 超10亿元损失分别自担。 超过十亿元的损失,谁买单? 日前有媒体报道,目前昌黎县扇贝养殖户的经济损失已经超过十亿元。记者采访了昌黎县的养殖户及当地水产养殖协会工作人员,令记者惊异的是,这么大的损失,竟无任何商业保险保障,养殖户完全靠天吃饭。 “保险?没有,保险公司不给保。”昌黎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王友祥对记者表示,当地保险公司都没有此类保险产品,海水养殖风险大,一旦遭受受灾,所有损失只能自己承担。 现状:漏油继续损失也在继续 6月21日,微博首次出现关于此次渗油的消息,此后,多家媒体联系中海油集团公司新闻处及上市公司投资者关系部,均未获得回复;7月1日中海油首次正式作出回应:据美国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康菲中国)报告,由该公司任作业者的蓬莱19-3油田于6月上、中旬发生渗漏,附近海面出现油膜,目前渗漏点已经得到控制。 7月3日中海油内部人士透露,中海油渤海湾一油田发生漏油事故已基本处理完毕,由于泄露范围比较小,只涉及200平米左右,对事故海域及相关环境影响较小。没有人员受伤,没有任何关于野生生物、渔业或航运不利影响的报告。 7月5日国家海洋局7月5日通报中海油6月4日漏油事故,漏油致840平方公里海域水质被污染,对周边海域造成危害。 7月14日康菲石油公司首度披露事故数据,溢油量达1500桶。以1吨石油约等于7.3桶计算,漏油量约205吨。 最新消息显示,发生事故的油田平台附近,依然有油从海底冒出。 漏油在继续,沿海地区养殖户的海产品死亡在继续,经济损失也在继续。然而,就目前情况来看,现在也只能这样。 “我在实地走访的时候,就看见那些养殖户发愁,养殖协会也愁,对商业保险这个事情,他们从来没提及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们不报任何希望。”坊间一位朋友在提及走访扇贝养殖基地的感受时如是表示。 扇贝:没证据死得不明不白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虽然养殖户很明白扇贝大量死亡是因为海水污染,但具体污染源来自哪里,就无人知晓了,沿海大量扇贝死地不明不白。 “当时证据都没保存,到哪找补偿去?”王友祥对记者表示,事情发生后海洋局曾到当地取样检测,但检测结果是,昌黎县海水中油污与中海油、康菲公司泄漏的原油“对不上号”,所以,这部分补偿损失的可能性很小。王友祥对记者强调,这些也都是内部的传言,当地至今未得到正式答复。 “等着吧,扇贝死亡肯定是因为海水污染,但我们没证据,也不能说就是哪个公司漏油引起的。”海产养殖投资人黄绍川对记者说。 “以往扇贝也有因为苗进的不好死亡的,但今年这么大面积的死亡肯定是因为海水污染。”至于具体污染源来自哪里,谁该对此事件负责,王有忠摸不着头脑,“这还有谁给补偿啊,赔了就赔了么。” “扇贝死这么多,主要原因就是海水污染,但具体原因我也不好说。”牛云柱表示。 本以为,最希望得到答复的是所有损失惨重的养殖户们,但记者采访后发现,他们根本不关心扇贝大量损失是谁造成的,自己的损失会不会有补偿,因为他们似乎隐约觉感觉得到补偿几乎是不可能的。 关于此次扇贝养殖区的海水污染是否与中海油漏油事故有关,记者采访了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但直至截稿时,也未得到答复。 养殖户:“没保险,自个补偿自个” 媒体报道,目前昌黎县扇贝养殖户的经济损失已经超过十亿元,这部分损失谁来补偿,无论是养殖户还是当地的水产养殖协会都很迷茫。“当时证据都没保存,到哪找补偿去?”王友祥对记者表示,事情发生后海洋局曾到当地取样检测,但检测结果是,昌黎县海水中油污与中海油、康菲公司泄漏的原油“对不上号”,所以,这部分补偿损失的可能性很好。 昌黎县扇贝养殖户透露,扇贝从今年七月份开始大量死亡,死亡率已经能够超过了50%,大部分养殖户都因此蒙受巨额损失。 “今年投进去60万元,本来十月份就可以上市销售了,可到现在扇贝还跟拇指盖那么大,往年这时候都有两倍大小了。”黄绍川家在无锡,与昌黎县当地养殖户合伙投资养殖扇贝已经有六七年时间,今年其投资养殖的扇贝虽然死亡率不是非常高,但因为养殖环境受污染,至今不长个,其今年投入的成本能否收回没有把握。“照今年情形看,明年是否会继续投资还得看看,如果十月收成不行,以后就不做了。” 听当地扇贝养殖户王有忠口音,应该是昌黎县本地人,其今年养殖扇贝5万笼,至今还剩2万笼,“苗都死了,往年也有扇贝大量死亡的现象,但死亡率没这么高,一般原因也都是进的苗不行,今年不一样,死的特别多,而且到现在为止仍然在大量死亡。”记者问及损失补偿问题,“自个补偿自个呗。”其表示未听说过周围养殖户投保商业保险情况。 牛云柱从事扇贝养殖业已经有十余年时间,今年上了6万笼量的扇贝苗,大部分苗都死了,现在还剩下1万笼的量。“这么多年,今年这个死亡量还是头一回碰到,往年上这些苗,死个千八百笼还是正常情况,今年我不仅把60万元的苗钱全给搭进去了,各项开支也已经超过了一百万,今年把我做这行这么多年攒下的钱全赔上了。” 提到补偿问题,牛云柱很无奈,“这个还能怎么补偿,只能自己承担啊。”记者采访的养殖户无一例外地未曾投保商业保险,“干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保险公司能保的,不过经过今年这个情况,以后再样一定会考虑买保险了。” 牛云柱还对记者谈到,保险公司不愿承保水产养殖保险,“风险太大,就像前几天的台风,万一过来了,扇贝就全没了,这不是一家一户的事,这个损失可是非常大的,保险公司保了准得陪。再说,现在水污染这么严重。” 除此之外,水产品养殖户对商业保险的重视程度也不够,“以前养殖户养扇贝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赔钱的情况很少,也不会考虑买保险的问题,但今年情况太不一样了。”在惨重的损失面前,许多养殖户都发出这样的感慨。海水养殖险风险太高保险公司无人愿保 50财险公司官网产品调查显示,仅2公司有水产养殖险   渤海湾漏油,北海漏油,梅花,海冰,海产品养殖面临的风险越来越多,然而,国内目前对养殖户的商业保险保障还处于缺位状态。 扇贝损失过亿 “可以很肯定地说,唐山这边没有保险公司做水产品养殖类保险。”河北保监局唐山分局工作人员转述当地某大型财险公司农险负责人的话,“他说只要他们公司不没有这款产品,其他公司肯定就更没有了。” 几乎与此次渤海湾漏油事故同步,河北省的乐亭县和昌黎县扇贝养殖基地扇贝大量死亡,当地养殖户普遍认为与海水污染有关,但至今没有官方解释。记者致电河北保监局,咨询是否有水产品养殖保险,该保监局某工作人员表示,尚未调查。 记者随即拨通河北保监局唐山分局电话,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询问几家当地大型财险公司,都无此险种。 保险公司 水产养殖承包风险太高 “你说的属于责任险范围吧?目前应该是没有这险种。”国内某保险集团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对此类险种表示闻所未闻。“太偏了,再说我们公司主攻城市,对农业类险种做的也比较少。” “无此险种” “无此险种” …… 记者致电数家财险公司,均得到同样的答复。 “保险公司厘定保险责任比较困难,海产品养殖险风险高,保险公司大都不愿承保,也不列入监管范围,这边一般是渔业互助保险协会的形式承担风险。”某保监局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 记者随后致电浙江、福建等养殖业比较发达地区保监局,均得不到此险种信息,记者致电辽宁、大连、山东等地保险行业协会,工作人员均表示对此险种信息了解甚少。 人保财险某分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人保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开办过水产养殖保险,但是水产养殖抵御各种自然灾害的能力较弱,存在巨灾风险,保险赔付率高达197%;水产养殖专业性强,养殖产品的存量、价值确定以及出险后的勘验定损工作难度较大,青岛没有完善的海产养殖保障体系,商业保险公司无法独自承担,基本亏损。另外,渔民对渔业保险意识不足,同时保费支付能力有限。 “水产养殖的风险性较高,按取向和定位,对其保险应是政策性农业保险。”青岛市保监局局长宋志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除了商业保险行业自身通过科学合理的风险安排,政策性农业保险也会将海水养殖业、海上捕捞业以及海上开采业等产业采取扶持政策,在资金和政策上给予倾斜。 据悉,海水养殖业已经成为青岛渔业的支柱。海水养殖面积达到59.6万亩,养殖品种40多个,年养殖产量达80.3万吨,占全市水产总量的53%,但水产养殖保险几乎是一片空白。“目前青岛与渔业相关的保险主要是渔民人身意外伤害险和渔船全损险。”市海洋渔业局发言人称,去年年初青岛爆发严重的海冰灾害,给青岛海水养殖业造成了约12308万元的损失,鲈鱼、鲍鱼等许多鱼类大量死亡。从2008年开始,青岛大量浒苔来袭,严重影响了海下生物的生长,也让不少渔民损失比较惨重。 50财险官网调查 仅2公司有淡水养殖险 记者对50家财产险公司官网产品情况进行调查,大部分公司的农业险中仅包含种植业保险。中华保险(中华联合)官网关于种植业的险种相近,如春小麦种植保险条款、打瓜种植保险条款、大豆种植保险条款等,但无养殖业相关险种。 有养殖业险种的财产险公司也大多没有水产养殖保险,记者在法国安盟保险的政策性农险栏中仅看到大米,玉米,油菜育肥猪,能繁母猪,奶牛等为标的保险产品。安华农业的养殖业保险栏中也仅有关于肉牛、奶牛、能繁母猪等项目的保险。 记者仅在人保财险的区域性产品中发现有淡水养鱼保险一项,在安信农业保险官网看到“淡水养殖险”项目,海水养殖竟无一家公司承保。

西安三分钟带你玩转山工俱乐部

深州三国好司机会师宝马展颁奖盛典见证年度先锋

澳古茨藻当前玉米价格走势如何今日玉米主产区最新价格行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