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关于天启大爆炸为何后代史学家们很少提及不是不说是不敢说

发布时间:2021-02-03 11:10:32 阅读: 来源:石雕厂家

关于“天启大爆炸”为何后代史学家们很少提及?不是不说,是不敢说

大明天启年间的王恭厂火药库大爆炸与古印度的“死丘事件”和西伯利亚“通古斯大爆炸”并称为世界三大自然之谜。

因为政治上原因,后世史家不敢多提。

在当时有着相当充分但离奇的史料记载,所以并不如题主的猜测是一次“假爆炸”:

(天启六年)五月戊申,王恭厂灾,死者甚众。——《明史·本纪第二十二·熹宗》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尽为齑粉,屋以数万计,人以万计。——《天变邸抄》

据记载爆炸中产生了灵芝状的烟云:

初六日辰时,忽大震一声,烈踰急霆,将大树二十余株拔出土,又有坑深数丈,烟云直上,亦如灵芝,滚向东北。自西安门一带,皆霏落铁渣如麸如米者,移时方止。自宣武街迤西、刑部街迤南,将近厂房屋猝然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杀有姓名者几千人,而阖户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几千人也。凡坍平房屋,炉中之火皆灭。唯卖酒张四家两三间之木箔焚燃,其余则无焚毁。凡死者肢体多不全,不论男女尽皆裸体,未死者亦皆震褫其衣帽焉。——刘若愚《酌中志》

更奇的是“脱衣”现象是这次大爆炸中的一个显著特点:

爆炸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不知何故”——《天变邸抄》

凡死伤俱裸露,员弘寺街轿中女赤体无恙——《国榷》

木石人复自天雨而下,屋以千数,人以百数……死者皆裸——《帝京景物略》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如此恐怖的大爆炸?而这次爆炸又怎么和政治扯上了关系呢?

事实上,明熹宗朱由校当时正在用膳,听闻巨响匆匆出逃,身边进侍被震下的砖瓦砸死(「建极殿槛鸳瓦飞堕」),吓得不轻;而他当时唯一的儿子,还不满一岁,也在这场大爆炸时受到了严重惊吓,一个月后不治而亡。

次年朱由校在病榻上召见自己的弟弟信王朱由检,无后了的哥哥对着弟弟说了那句:「来,吾弟当为尧舜。」几日后,朱由校于乾清宫龙驭上宾,朱由检随即登基,次年改元崇祯。

这是王恭厂厂灾对大明政权造成的直接后果,而在当时,实际情形其实要复杂得多。

让我们回到公元1626年5月30日,看看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启六年五月初六,666的一大早,太阳已经升起,北京城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又开始了一天周而复始的生活——这原本将是历史上平凡的一天。

在辽东,42岁的袁崇焕不久前取得了宁远大捷,暂时缓解了边关的燃眉之急,就连用的西洋大炮都封被为「安国全军平辽靖虏大将军」,享受祭祀待遇。

58岁的魏忠贤基本扫清了东林,走上了人生巅峰,生祠遍地,贵为九千岁此时还根本料不到自己甚至过不了六十大寿。

对于年满21岁、半年多前刚当了父亲的天启帝而言,四方来报虽然依旧透露着末世的焦虑,但天启以天热为由,暂停了上课给自己放了暑假,不读书的日子比什麽都惬意。

76岁的内阁首辅顾秉谦忙于实录编纂以及犯愁全国各地的各种事物,辽东急需的军饷与捉襟见肘的财政,可愁坏了老头。

吴二,一个普通宦官,天启年间北京城生活的百万人中的一员,开始了在王恭厂——也就是工部火药厂——一天的工作。

一切都是那麽安详、宁静,直到那一声巨响。

轰!

突然间,蘑菇云在京城内升腾而起,当时描述是「灵芝状云」,一刹那乌云蔽日,一时间地动山摇,巨响隆隆不止。一场大爆炸,就这样发生在了北京城内,皇宫边上。

事发之后,大明朝的反应还是比较迅速的——大概凡是涉及到上头的事情,反应都快——当天,天启帝高度重视,亲自督查此事。妈的,都炸到朕家裡了!

根据当时御史王业浩(这人是王阳明弟弟王守文的玄孙)后来的奏疏说:

臣等于辰刻入署办事,忽闻震响一声,如天折地裂,须臾,尘土火木四面飞集,房屋樑椽瓦窗壁如落叶纷飘。臣等俱昏晕,不知所出。幸班皂多人拚命扶行,及至天井,见火焰烟云烛天,四边颓垣裂屋之声不绝。又觅马出衙门,首见妇女稚儿泣于街,则知屋碎坏不胜计也。震压冲击,蹂踏死者,不可胜计也。比策马行不数步,又见万众狂奔,家家闭户,则因象房倾倒,群象惊,狂逸出,不可控制也。臣等急策蹇骑至朝房,惊魂甫定。

这说的是突然一下子天崩地裂,一片废墟了,连皇家动物园的大象群都跑出来在废墟上跳舞。这场景怎一个朋克了得。

内阁的一帮子老头,听闻大爆炸,二话不说统统集合,首辅顾秉谦为首,赶忙跑到思善门外的内阁办公地待命。

顾秉谦:「对不起皇上,我来晚了!」

朱由校:「NMB!」

(以上对话虚构)

朱由校当即作出了最高指示:

工部、都察院并巡视科道及巡城御史兵马、本厂监督主事,速赴王恭厂巡看救火,不许稽迟!!!《明实录·熹宗实录·天气六年五月戊申》

(大明火药库王恭厂的大致位置)

不得不说,官僚系统的效率,一旦被驱动起来,那还真是相当地高。

这不就在当天,西城御史李灿然就已经统计报告了事故损失:

塌房一万九百三十馀间,压死男妇五百三十七名口。

就连事故原因都迅速「调查」出来了。组织部(吏部)、纪委(御史)联合调查结果:有恐怖分子偷偷放火,而且很可能是后金的恐怖分子!希望皇上加强安保工作!

吏科都给事中杨所修等、掌道御史王业浩等各合词,上慰,疑有姦细私焚火药,乞敕严防密稽。

可实际上很明显,这是一次安全生产责任事故。

后人猜测的什么陨石、核弹、反物质、龙卷风以及“大规模空间等离子体爆炸性复合伴有地内等离子体复合放能”都是胡扯。

火药库爆炸,哪怕是京师火药库爆炸,实际上也不是什麽罕见的事。万历二十一年、万历三十三年、崇祯二年、三年、七年京师都有火药库爆炸。崇祯十一年四月、六月、八月,新火药局和安民厂(王恭厂爆炸之后换了个马甲,挪了个位置,叫安民厂)分别又灾。

然而王恭厂里面存量太大,这回连西直门城墙都炸崩了:据史料记载:“每五日,三大营共领火药三千余斤”,据此可以揣测存了多少炸药。

那么,好端端的火药厂,为什么会炸呢?问题就出在它压根就不是“好端端”的。

以万历三十三年火药厂爆炸为例,事故原因是火药由于年头久,受潮结块了,然后某工作人员用斧子想把火药劈碎。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官军于盔甲厂支火药,葯年久凝如石,用斧噼之,火突发,声若震霆,刀枪火箭迸射百步外,军民死者无数。《明史·五行志二》)

这更可能是事情的真相。但是为什么之后越传越玄幻?

因为不管多么简单单纯的事情,也架不住各怀鬼胎的人拿来将其涂涂抹抹之后做文章。

比如说,第一时间指向后金奸细。

第一, 阴谋论这种思维古亦有之,今天发生什么事,也爱往国外阴谋上赖。比如很多人相信SARS是美国的「基因武器」。

第二, 爆炸前后,刚好关于辽东的事情特别多,算是一种习惯性联想。

第三, 如果是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尤其是这种都炸到了皇上家裡去的特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追查起来会多可怕。赖到后金头上大家都好,反正后金就算否认也没关係,毕竟是不是他们乾的他们都不会承认,顺便还能凝聚起全国士气,打一场阿富汗战争,呃,满洲反恐战争。

除了官僚系统的脱责,当然也炸出了不少「药丸党」。比如,面对火药爆炸的结论,兵部尚书王永光就提出了质疑:“如果是火药引起的,也就顶多燃起大火罢了,怎么可能会发生如此剧烈的大爆炸呢?很明显,之所以产生这次诡异的大爆炸,原因就是......原因就是天谴啊,皇上!大明朝这是药丸啊!皇上应该大赦天下,节衣缩食,学习尧舜啊!"

然后一群人跪下——凑那!!!

因此这次事件毫无意外地也被用于政治斗争。

对于王恭厂大爆炸,后人引用最多的资料之一,就是《天变邸抄》,各种奇奇怪怪的超自然叙述大多从这裡来。而《天变邸抄》是什麽呢?所谓邸抄,就是官府内部传抄的公文,就像是今天的红头文件,官府内部流传,老百姓一般无缘。

但要知道,在明代,出版业是非常发达的,每当有什麽大事发生,就会有出版商出版很多迎合读者口味的「秘闻」。大体上就相当于今天报刊亭、小书店售卖的「某某内幕」、「某某秘闻」等等「你懂的」系列丛书。所以个人是相当怀疑所谓的《天变邸抄》的真实性。毕竟原件不存,只有当时及后人的抄录,就连《天变邸抄》这个名字,也是传抄过程中加的。在传抄中,题目里加上「天变」两字,其实也很值得玩味。

《明实录》里面关于毁损的记录就是事发时,西城御史李灿然报告的:

塌房一万九百三十馀间,压死男妇五百三十七名口。

到了若干年后,因牵扯阉党而下狱的太监刘若愚在狱中所作的《酌中志》记载,就变成了:

杀死有姓名者几千人,而阖户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几千人也。

稍微夸张了一点,不过也是有合理性及真实性,毕竟刘若愚曾经在宫内司礼监当差,算是「内部人士」。

然而这份不知出处的《天变邸抄》,直接张口就来:

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尽为齑粉,屋以数万计,人以万计。

其中还记载:

(后宰门的火神庙裡有音乐声,响了好几次,然后)忽见有物如红球从殿中滚出,腾空而上,众共瞩目,俄而东城震声发矣。

结合《两朝丛信录》里,王恭厂内当事人唯一的幸存者【吴二】所言:

身系厂中,本撮火药人役。但见飚风一道,内有火光,致将满厂葯坛烧发,同作三十馀人皆被烧死,止存吴二一人。

想想刘慈欣的某部作品,然后有人大腿一拍,这不就是球状闪电吗?

人们有时真应当收起过剩的想像力,且不说当时天气晴空万里,产生球状闪电可能性有多大,这些叙述本身是否真的靠谱?

《天变邸抄》在提到后宰门的火神庙有火球冒出之前,之所以被人发现,是因为人们听到庙裡有音乐,还反覆响了三次。难道是谁的手机响了?

除了后宰门火神庙,《天变邸抄》还记载,在哈哒门的火神庙:

庙祝见火神飒飒行动,势将下殿,忙拈香跪告曰:火神老爷,外边天旱,切不可走动。火神举足欲出,庙祝哀哭抱住,方在推阻间,而震声旋举矣。

这泥塑的火神难不成是变形金刚下凡?

《天变邸抄》还记载:

北城察院,此日进衙门,马上仰面,见一神人赤冠赤发,持剑坐一麒麟,近在头上,大惊堕马伤额,方在喧嚷间,东城忽震。

巡查大人这是遇到了骑摩托的杀马特吗?

《天变邸抄》还没完:

草厂在东城,巡更逻卒见一白须老人忽出忽入,知是草场土地也。

还敢再魔幻一点不?

实质上,就和今天很多都市传说差不多。拿这样的资料来分析,意义是不大的。就好比什麽所谓的「红衣男孩」、「上海吸血鬼」、「成都殭尸」性质差不多,真真假假,你能分析出什麽科学原理来吗?

为什么当时会有这些离奇的描述,而之后就很少有人再提及了呢?

因为当时残余的东林党人想借此反阉党,可结果却并不理想:

「钦天监占语曰:「候得五月初六日巳时地鸣,如霹雳之声从东北艮位上来,行至西南方,有云气障天,良久未散。占曰:「地鸣者,天下起兵相攻,妇寺(指宦官)大乱。」又曰:「地中汹汹有声,是谓凶象。其地有殃,地中有声溷溷,其邑必亡。」魏忠贤谓妖言惑众,杖一百,乃死。」

看见没?敢妖言惑众?给我忘死里打!

这份《邸抄》很明显是有反阉党反魏忠贤的政治意图,所以可以说又是一次「妖书案」。之所以加上「天变」,更是属于藉助所谓上天,来「妖言惑众」罢了。可既然是安全责任事故,如何才能弄得像「天变」呢?弄点捕风捉影、怪力乱神的事,夸大这次事故的结果,然后黑一把魏忠贤。

由于这份「手抄报」流传很广,后人不少受其影响,比如谈迁的《国榷》、计六奇的《明季北略》等。有的人一看,三人成虎,嚯,都这麽说,但实际上都出于同一个出处。

所以这种事件很容易被用于政治上的攻击,一般而言被攻击的还没什么办法还击,连皇帝都不得不下罪己诏。可东林党人碰到的对手是政治手腕极其老辣而且不按理出牌的魏忠贤,因此后世史官对此事讳莫如深,而到了清朝,乐得用这件事情来解释“天灭大明”,自然就更不会深究其原因了。

至于为什么很多遇难者及伤者全身裸体,解释其实可以有几种:

一、需要夸大受灾程度了,否则没法开口要银子,也不能印证“妇寺之祸”的严重性。

二、也许只是衣服破碎了或是少部分现象,但是人传人,越传越神。

三、有人藉机抢劫、盗窃(现代社会大地震后也经常发生)。

四、冲击波造成的:

旧日本海军开发460毫米舰炮时研究过炮口冲击波,正压为0.22kg/c㎡相当于风吹沙粒打在脸上的感觉;1kg/c㎡可把鼓膜和衣物撕破。

实际上,在一些爆炸中,衣服被震碎的事情并不是没有。而且由于爆炸,有地方是起火了的,衣服被烧掉,或者着火的衣服被脱掉也可以理解。

(越南小女孩在遭遇凝固汽油弹袭击后背部燃烧、赤身裸体奔逃的照片)

灾后明朝政府做了些神马?

大爆炸后,天启帝朱由校的日子并不好过,我们可以设身处地想想:

五月初六发生了这事,而之前辽东催饷甚急,还在全国筹措军费,突然来这麽档子事,总得抚恤一下老百姓吧?先大内拨款六千两,不够,又追加一万两,专人负责灾民善后赔偿事宜。可辽东袁崇焕又催饷不停,辽东经略王之臣结合情报分析,冬季后金将有大动作,朝廷自己看着办。

朝廷还能怎麽办?号召全国各地的小金库、零花钱都交出来给辽东,不够。大家要不捐个款?于是在京各衙门捐俸犒兵银通共二万七千九百六十九两。

大爆炸后第二天,是明孝宗忌日,还得照常祭拜。皇上特地下了一番诏书,祈求祖宗老天保佑别再出事了,阿门。

这个时候就该专家登场了。首辅顾秉谦就通过阴阳五行八卦等原理深入剖析了这次大爆炸,得出结论是「抚按有司不许淫刑」。这之间的逻辑我也是醉了,估计就像当时的人看今天的相对论一样吧——都是些什麽鬼。

毛文龙领功的、袁崇焕打小报告的、前线要钱的、说后金要来的、各地遭灾的、经济改革不顺利的等等奏疏纷至沓来。

我也不知道天启心理阴影面积和爆炸面积哪个大。

炸成一塌煳涂,总得善后吧?

爆炸三天后,皇上下旨要兵部、工部把王恭厂搬迁。搬哪裡去呢?找来找去,御马监外刚好有新厂房,于是兵部就派京营总督协率三大营轮流派出三千人,到王恭厂搬运火器、钱粮到御马监边上的厂房裡去。

为了安抚边上的百姓,朝廷非常贴心的把王恭厂的名字改为了「安民厂」,这下你们可以放心了吧?

当然辣,崇祯十一年(1638)安民厂又炸了,这是后话了:

居民死伤万余,贴厂太监王甫、局官张之秀俱毙,武库几空,发五千金赈恤。

(安民厂大致位置)

我说,你们就不能把火药厂搬到城外吗?

实际上当然不可以,因为一旦打起仗来,火药厂设在城外岂不是作死?攻城的时候最缺的是啥?到时候就不知道那些成吨的火药到底是为谁生产的了。

话说明朝京师的皇帝和百姓们也真是挺遭罪的,身边一直放着个超大的炸药桶......

这个世界有时候比你想得还要神奇,但很多时候真相比你想的要平凡很多。

因此对于这次大爆炸,总结来说,直接原因是一次火药库特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而王恭厂的火药库究竟如何炸的,是走火、野蛮生产、撞击、火药粉尘爆炸,亦或是其他什麽原因,那就很难得知了。

然而看到人们结合通古斯大爆炸,搬出尼古拉·特斯拉,构想穿越核爆炸、乃至平行宇宙,我只能呵呵了。

大概我们真的不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

如果少了以讹传讹,九成九的「世界之谜」将消失。

而伪科学往往看上去都是高大上的。

彩色复印机怎么选

空调滴水是什么原因

热水器不出冷水怎么回事

壁挂炉怎么用省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