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0年一名鲁迅文学奖获奖者被揭露抄袭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1 20:26:54 阅读: 来源:石雕厂家

2010年一名鲁迅文学奖获奖者被揭露抄袭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2012年7月5日,北方工业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谭旭东如往常一样,早起,刷微博。私人回忆、公共关怀、人生感思,一般情况下,谭旭东每日微博之旅,都以这种秩序启程。

谭旭东已经发了一万七千多微博,拥有一万六千多粉丝。他的微博认证资料显示其身份为儿童文学作家。个人签名:“创作、批评;教书、育人!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然而此时,网上的一则微博打破了他日常的平静《收获》杂志执行总编程永新在微博上称,《文学报》爆料谭旭东获得鲁迅文学奖文学理论评论奖的《童年再现与儿童文学重构》涉嫌抄袭。

涉嫌抄袭者是谁?

谭旭东:生于湖南省郴州市安仁县。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儿童文学博士学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目前中国最活跃的新锐批评家和青年儿童文学学者。曾任北京师范大学团委副书记,现在北方工业大学文法学院中文系任教,工作于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博士后流动站。已出版童诗集、新诗集《母亲与孩子的歌》《夏天的水果梦》《生命的歌哭》等8部,文学理论批评著作《重绘中国儿童文学地图》《童年再现与儿童文学重构》《寻找批评的空间》和《文学批评之维》等8部。主编、翻译童书“成长的书香”系列、“为我的宝贝大声读”系列和《鸟儿们的小吃店》等近200部。

涉嫌抄袭作品是哪部?

《童年再现与儿童文学重构:电子媒介时代的童年与儿童文学》(文学理论评论)。2010年获第五届(2007-2009)鲁迅文学奖。

惊雷:《文学报》刊文直指抄袭

主编陈歆耕:柯棣祖一文系自由投稿

13点42分,《收获》杂志执行总编程永新,发微博说,“今天出版的《文学报》刊登了柯棣祖的文章《如此狂抄,枉获鲁奖》,文章指出:获得2010年鲁迅文学奖的所谓文学评论专著《童年再现与儿童文学重构》,居然是一部七拼八凑的抄袭之作;全书33万字之中竟有70%也即23万字是抄来的!虽说这个奖早在我心目中死去了,但我还是被雷倒了!”

《童年再现与儿童文学重构》正是谭旭东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作品,当时的获奖评语为:“思考和探讨电子媒介时代儿童文学面临的艺术困境和艺术可能性,是在特定领域具有开拓性的研究成果。作品视野新颖,论点明确,具有鲜明的时代气息和学术启发意义。”

鲁奖,狂抄,极具眼球效应,转发评论者迅速增加,崔卫平、陈村、盛可以等微博名人也介入了转发评论之列。

谭旭东蒙住了。

《文学报》创刊于1981年4月,由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主管和出版,属于文学类专业报纸。发行全国及海外数十个国家、地区。批评谭著的文章,刊于《文学报》第十八版的“新批评”栏目,作者署名柯棣祖,并注明为北京联合大学“文学奖与当代文学研究”课题组成员,“文责自负”。

“新批评”是《文学报》于2011年6月新创的栏目,编者倡导真诚、善意和锐利的批评风格,旨在调整并建立起一个好的批评生态,使文学批评摆脱官本位、钱本位和权威本位的束缚,同时培养一些文学批评的后备军。

栏目主持人韩石山表示,自己并未读过谭著,当时编辑将文章发给他看,他认为文章以数据与统计说话,所指的问题,值得关注反思,所以对文章的刊发没有表示疑义。至于文章是如何到达编辑部的,韩石山表示自己只负责审稿,详情并不清楚。

据《文学报》主编陈歆耕介绍,柯棣祖一文,系邮箱自由投稿,该报编辑部看到文章之后,认为其批评尺度很大,有理有据,并且文中披露的问题,也比较值得关注,经过研讨之后决定刊登文章。

陈歆耕自己并没有仔细读过谭著,他委托编辑仔细阅读刊于作协网上的电子版,并与作者进行过邮件沟通,希望其表明文责自负。得到确认后,文章刊出,文末注明文责自负。

狂砍:谭著33万字有23万非原创

柯棣祖:统计抄袭程度惊出一身冷汗

柯文近四千字,附有一张统计表。文章以寻找谭著开始,柯棣祖说自己跑遍各大图书馆,未觅其影,最后从谭著出版方购得此书,且从出版社了解到,此书为自费印刷,印数不多,由作者自产自销。

得书之后,柯棣祖对书上所印作者简介进行核实,发现简介中说谭旭东为“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主持和参与多项国家级、省部级人文社科研究项目”,这两处涉嫌造假。

至于谭著内容,柯棣祖写道:“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而且被吓得心惊肉跳。”据柯棣祖统计,谭著33万字之中竟有70%也即23万字是抄来的,他用统计表,把谭著中存在抄的书页,以及抄的程度,予以注明。

柯棣祖对谭著的写作手法也进行了分析,认为谭著主要是通过拼凑他人的文字、观点、材料,主要手段是:张三怎么说,李四又怎么说,王五认为,赵六指出,然后作一概括,或抄完了事,所抄对象主要是国外学者,并指出这是抄袭者的惯用伎俩。

如此专著焉能体现其“专”?原创性何在?学理性何在?学术规范何在?自我劳动又何在?成串问号之后,柯棣祖认为谭著质量之差,枉获鲁奖,“我们实在欲哭无泪为被用鲁迅先生名字冠名的鲁迅文学奖伤心”。

2010年谭旭东获得鲁奖,《文学报》对此有过采访报道。主编陈歆耕表示,彼时普遍认为鲁奖作品,理所当然是达到一定标准的作品,所以对其质量并无怀疑,以常规操作,邀请谭旭东谈创作过程及体会。现在刊出的柯文,是批评报道。从文学评论的角度而言,对于同一个作品,在不同的时段内产生不同的评价,属正常评论。

陈歆耕强调,柯文的立场,不是《文学报》的立场,《文学报》只是为批评者提供言说平台,“只要是学术层面的讨论,都可以摊开来说”。

天天枪战2安卓版

咪兔象棋助手

群英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