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阴阳先生解密鬼市的秘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1:15 阅读: 来源:石雕厂家

关于鬼市,我的师父和我说起过,说里面可以买到特定的东西,比如说可以买到阳间寿命,换去孩子的童子命,还有是通过那里作为中介,见到逝去的亲人等等,当然还有人说可以借助那个地方下单子去报仇等等,最后这一条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因为没有试过,因为可能以后也不会试。说是买卖,其实应该是交换东西,比如我说的以命换命等等,都算在这个概念了。我以前也写过灵魂实体化的故事,那是科学的,只不过是刺激一个人的眼睛,然后去通过幻觉看到灵魂磁场的过程,而在鬼市看到的或许就是一个人亲人的本尊了,听起来玄妙,不过是道法皆自然,可以解释的。

别人和你说的东西,不管是谁,都必须要自己去证实,才能真正的信服,不经历永远都不能真正的体会其中玄妙。当初给我父亲换寿的时候,我就想过去鬼市找,但是我联系师父后得知鬼市是有时间限制和位置的,怕是我父亲耽搁不起只能放弃了,最后选择了与阴司置换,这样快而直接,我老是告诉别人说相信奇迹,其实说的我自己都有些心虚,因为在特定的事情上我有把握的,我会说相信奇迹,若是没有真正看过,我还真不敢说的脚踏实地。第一次去鬼市我也是胆战心惊的,需要我师父的指引才能去的,但是师父年事已高,没有同行的可能,他给我一个号码,叫我给一个北京的朋友打电话,然后过去索引,当然他也不会跟我去,这需要我自己去体会,他要做的只是告诉我做什么,然后给我索引,索引就是一个虚职的路牌,其实这一切在我经历过,我才知道是不必的,我可以阴司去引路过去,但是我还是安规矩去了第一次,后来几年前见到我师父我问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阴司可以引荐呢?我师父拿手指戳了我几下胸口说,你是肉身,你还不是他,第一次都要经历的,这个他困扰了我几年,现在我知道了,我就是他,他不一定是我,回头下一篇解。

我通过电话联络了北京的老头,比我师父小三十几岁,六十多点,我师父的忘年交,姓于,初见他老来油光头,我叫他于老油,的确他也是混迹于北京的古玩私货街,但是籍籍无名,唯一可见长处的就是一双毒眼看风水摆件,所以在他的朋友圈里他的外号也叫老财眼,他看过改动的风水,没有不赚钱的公司,不过现在年龄见长脾气越发古怪,除了喝酒时候清醒点,其他就是糊里糊涂,我一开始也认为他是老年痴呆症前期来着,但是后来观察或许是装的,大智若愚,逃避来找他的人吧,因为没有人不想发财的,我师父也提示过我,知道多了,不能说,要学会忘记一些东西,所以我的记性差的掉渣,唉,你们懂得。关于老于头,我以后也会写到。

在北京我见到了老于头,详细我就不说怎么去的了,我记得那个时候是他孙子接的我,比我小七八岁,开个揽胜,我觉得蛮霸道的,但是他孙子比较平和,接完我就去了,我曾经还想过三五年我也开上揽胜就好了,结果到现在也没有实现,这一句算是吐槽,但槽点不高,你们自动屏蔽。我是下午到的,老于在他家东四六条的小宅子里接待的我,一见面就是醉醺醺的,喝着大海碗粗茶,我一笑心说这么不讲究啊。老于抬眼皮看看我说,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是元一道兄介绍的我才见你,你要去鬼市,没有我的索引,你实难做到。他说完,也给我到了一杯茶,也可以说是大碗茶。我端起碗,眼里也多了一份敬意,求人就该这样,不能怪人家严肃,我接过话头便要说话,但老于摇头,先叫我喝茶,我还担心刚刚沏的茶水太烫,便要去吹,老于摆手说,哎,吹了不好饮。我皱了眉头还是喝了一口,这一口不要紧,茶水虽有余温,但是入口如雪化,丝丝带凉,进入腹中三四秒,若入冰镇冷水一般无二了,时值半夏,这种感觉更是一个字爽,我放下碗,伸出大拇指,口口称绝,这好茶好水,还有……我看了看碗,然后接着说好碗。老于头哈哈一笑说,这叫做冰心盏,形似海碗,但是是以前放在王侯贵胄家里冰窖里的,作用是用来往外送冰的,有的一搁就是几十年。然后他指了指我面前的这个盏说,你的这个最起码待了七十年的,这就是名副其实的冰心盏了。我听完也是知道一些的,一般在历朝历代都是朝廷官府冬季制冰保存的惯例,然后全部再交由朝廷,再由朝廷分赏给王侯贵胄存储使用,每次取小块散冰去使用或者冰镇东西,而这个碗就是第一道盛器,口大底小,取完然后再由人拜谢皇恩,然后再去用,但是盏不能出冰窖,出去了容易破了冰窖里的寒气,那样冰容易化,冰化则是要杀头的,那可是皇上赏赐的。

在北京我见到了老于头,详细我就不说怎么去的了,我记得那个时候是他孙子接的我,比我小七八岁,开个揽胜,我觉得蛮霸道的,但是他孙子比较平和,接完我就走了,我曾经还想过三五年我也开上揽胜就好了,结果到现在也没有实现,这一句算是吐槽,但槽点不高,你们自动屏蔽。我是下午到的,老于在他家东四六条的小宅子里接待的我,一见面就是醉醺醺的,喝着大海碗粗茶,我一笑心说这么不讲究啊。老于抬眼皮看看我说,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是元一道兄介绍的我才见你,你要去鬼市,没有我的索引,你实难做到。他说完,也给我到了一杯茶,也可以说是大碗茶。我端起碗,眼里也多了一份敬意,求人就该这样,不能怪人家严肃,我接过话头便要说话,但老于摇头,先叫我喝茶,我还担心刚刚沏的茶水太烫,便要去吹,老于摆手说,哎,吹了不好饮。我皱了眉头还是喝了一口,这一口不要紧,茶水虽有余温,但是入口如雪化,丝丝带凉,进入腹中三四秒,若入冰镇冷水一般无二了,时值半夏,这种感觉更是一个字爽,我放下碗,伸出大拇指,口口称绝,这好茶好水,还有……我看了看碗,然后接着说好碗。老于头哈哈一笑说,这叫做冰心盏,形似海碗,但是是以前放在王侯贵胄家里冰窖里的,作用是用来往外送冰的,有的一搁就是几十年。然后他指了指我面前的这个盏说,你的这个最起码待了七十年的,这就是名副其实的冰心盏了。我听完也是知道一些的,一般在历朝历代都是朝廷官府冬季制冰保存的惯例,然后全部再交由朝廷,再由朝廷分赏给王侯贵胄存储使用,每次取小块散冰去使用或者冰镇东西,而这个碗就是第一道盛器,口大底小,取完然后再由人拜谢皇恩,然后再去用,但是盏不能出冰窖,出去了容易破了冰窖里的寒气,那样冰容易化,冰化则是要杀头的,那可是皇上赏赐的。

我说谢谢你的好茶好碗,如果不是认识您,我还真不知道天下会有这种器物。老于眯缝眼一笑道,喜欢不?我笑着拿起碗观赏,不管喜欢不喜欢,最起码是个清代以上的物件啊。但是老头最后一句叫我心里一下子凉了。喜欢也不可能送你,然后一抄手拿了回去,剩下我的手在空中空置,思维在凌乱中度过了几秒,然后我干涸的一笑说,您说笑了,你给我我也不敢要,言归正传,我是来求你索引的。还请先生不吝赐教啊。说着我起身躬身施礼。老头也不拘束,叫我坐下说,你为什么要去鬼市,做什么交易?我说,其实没什么,我的父亲在医院认识了一位朋友,两人相谈投机,后来得知那位朋友得的是肝癌晚期伴有胃内静脉曲张出血症,我看活不过半年,我如实告诉他的亲人,结果他的夫人下跪向我求助,能不能想想办法,加上家父的告知我若有方法可试试再说,我这边无法推辞,只能去鬼市碰碰运气。额,老头答应一声说,你给你父亲通过阴司换了寿相了吧,应该有半年左右了。我算了时间正月给我父亲换寿,到六月底半夏时节,差不多半年时间。然后我如实说的确如此,因为老人家不是我亲人,实在不能再用阴司的方法了。老于点头说,答应于暂且可以去做,但这种事情不能久做,那个地方还是少去为妙,生人去了怕是要折寿的。说着从身上取出来一个黑色玻璃小瓶说,这里有三颗丹丸都是补阳的药物来的,你回来的时候和那人的孩子一人一颗,最后你自己留一颗,看看以后可能会用到,我点头起身拜谢,然后收下丹丸,随手拿出钱包要留下一些现金作为酬谢,老于摆手说,不必这样,一会你微信转账就行了。我心说,我了个的,我还没有下载微信啊。然后一下子脸红了说,没有微信,手机小板机,只能接打电话。老于说,那算了,记账上吧。我十分不好意思的坐下,然后把钱包塞进来裤子。后来我下载了微信之后才知道,这老头不实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微信转账这个功能。

后来我终归也没有给老于那些钱,当然他可能也不会要的,人与人是有缘分的,有缘修的常见,无缘对面看不见。我再问老头要索引,老头指了指我肚子说,索引就在你肚子里了。我看了看肚子说,啥?啥意思?然后老头又指了指碗说,这种水属阴的,你小子喝了它估计是要闹几天肚子的,然后身体偏寒,过几天鬼市正好开市,你来去才能不受阻碍。他说完我的肚子也感觉到腹痛,然后接着问,为了回避身上的阳气吗?老头点头说,是的,你虽然可以不受那边太多影响,但是和你同去的人会受到波及,身上力量不同,则会引起忌惮,即是那样虽然你可以保全你们全身而退,但是过程就会麻烦许多了。我说是啊,再大能耐不如省时省力好。说完这一句,我便开始了上厕所的进行时,在他家我住了一夜,等着第二天我父亲病友的儿子过来,然后与我一起上厕所进行时,第二天他来了,老头把我们安排在他家在密云那边的四合院里,三天后过去与我们住了一夜,指点我们该怎么过去鬼市。

老头我忘记姓什么了,我管他儿子叫哥哥,我得看看我结婚的礼金簿才知道姓什么的,记性不好。那时候他还埋怨我,这样不会拉死吧。我回答他说,你就拉吧,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再说你跟我在这里白吃白住的,咋还亏了你了,再者说我是为了你爹也跟你受罪的。大哥不好意思的一笑说,兄弟,万谢万谢。后来他年年会来我家,但是就是记不住姓什么。第二天晚上老于头来了,告诉我们明天天早晨鬼市会在这里西北面开市,是从凌晨两点开始到四点一个时辰的时间,不管在里面见到什么都不要说话,一切要用纸条去碰头询问,因为一张嘴便会泄露阳气,招致阴魂追随,但是一旦泄露也不要害怕和紧张,我会在外面接引你们,最重要的是,你们不管换到还是换不到,一定要在一个时辰内回来,不然的话……我和那大哥对视一眼,直勾勾的看着老头,老头眼睛看向里大哥道,他会在里面待到下一次开市,二十多天时间。我一听再去看那大哥,冷汗都下来了。我拍拍大哥肩膀说放心,我保全你。老头一摆手说,只要出来,还有机会的,不可贪恋一时就行了。说完这些,然后叫我们上楼休息 他在下面准备了一些纸质咒以及刚刚说的用到的换寿的索取条,大哥留下了他自己的八字和姓名以及他父亲的,三年换一个生存半年的机会,大概是这么个比例,但是我自从那次之后也没有见老于头写过这些,再后来我说我想学,他回我说不必参考,每个人方法不一样,我本不必用这些东西,只是牵扯到生人(那大哥)才用。

凌晨一点钟,老于头的司机拉着我们三人去了别墅西北方向走了大约有十几公里,然后放下我们开了回去。我们下车后我记得那边有个依山的小水库,再往外就是一些小山,那时候旁边还有一些刚刚想建起的地基,不过仅仅是开发的圈地而已。我们没有时间观察四外,农历二十几日,一点多钟的半月悬在当空,还算明亮照人,我两个跟着老于进了一出平凹地,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停下,老于看了看时间说,时间快到了,一会我烧掉这些纸,你们闭上眼睛,往前数着迈十步睁眼就好了。一定要记住不要说话,以纸换信息,达成意向立刻回来,回来的方法就是两个人往回走,到集市外面,闭上眼睛十步走听到什么也不要睁眼,都是幻觉意识,不要停和听就没事,出来我自会接应你们。我们点头说好,又等了几分钟,老于点燃了那些纸张,叫我们闭眼向前走,我心中默数了十步然后睁开了眼睛,一片大集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和那大哥相视一眼,然后回头一看,那还有什么老于头和黑暗以及对照的月亮,我们看到的事白茫茫的一片地,与对面的集市又显得那么突兀,一点也不协调。

我和那大哥走进了集市里,看着每个人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也可以说觉得模模糊糊的,和纸糊的脸一般的,衣着很随意当季的衣服,倒是没什么差别,当然我们也没有什么顾及这些,周围店铺忙忙碌碌,而我们要找的是换东西的当铺,虽然人群川流,但是没有多少声音,听起来像是好多人在窃窃私语一般。我和大哥溜达了半圈,耗费了一些时间,还是大哥眼尖,拉着我指了指那边的一个当铺,然后就要说话,我一把捂住了他嘴,摇头意思说别说话,然后大哥会意点头,然后再指指当铺,意思是说是不是那里,我也点点头,比划着意思说看看再定论,知会完,我们两个人穿过人群,走进了当铺,当铺和古时看到的一样,有内厅当口,和外厅人站地方,两侧各有几个椅子和方桌,里面的情况看不到,只能看到里面坐着两个人在等待收货,见我进去,其中一个伙计问,来这里当换什么?我一听当换什么的,这个当字无所谓,但是这个换字就说明可能我们走对了路,这里可能就是换寿的地方。我和那大哥听完伙计说的,然后对视一眼点头呼应,先递条子,然后等着人家发话,伙计一看,又看看我们,然后另一个也凑上来看了看,其中刚开始说话的那个问,你们是生人外来吧?纸上这个人恐怕寿命已近了。我点头,然后指了指他手里的纸张,然后打了个OK或者No的手势。那伙计愣了一下,是问我,行或者不行吗?我点点头,表示是的。然后两个伙计没有再说话,然后一同去了柜内的里屋,我们就在外面等,但是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出来,这个时候我们两个就有些着急了,因为我们剩下的时间也就是还有四十分钟左右,后面的路还不知道好不不好走,然后我们又等十几分钟,时间越来越紧,我心说这几个会不会耍我们,这可怎么办,但是因为不能说话,我也没有向大哥表达这层意思,其实表达了他也不可能帮我们什么,只是干着急,我看了看时间,就剩了二十分钟了,我觉得放弃,拉着大哥往外就要走,这个时候后面有人喊了一句,大人休走。

我听声音这是要我们停下来啊,都没有时间了,我还停个屁啊,然后拉着大哥就往外走,外面人群见我们匆匆前行,都让出一条路来,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了集市,然后闭上眼睛就数着步数往外走,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拉着我的后背往回拉,我也不敢睁眼咬牙坚持前行,但是我耳边,响起了刚刚说话的那人的声音,怎么着,大人莫非还要等些时日,再来一趟鬼市再换,到那时纸上的老人家可能也就错过了机会了。我一听也是,他既然拉着我这么带劲,再说老于头也说过我在里面没事,只要把大哥弄出去就行了,然后我想完顺势一推大哥,然后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那股力量也随之消失了。睁开眼睛一看,我还在集市边上,不远处人群直勾勾的看着我,再看身后已经没有大哥的踪迹,估计老于头已经接应到了他。我再看看刚刚喊我的人,大约五十岁上下,宽衫半袖的装束,显着有些派头,后面跟着刚刚的那两个伙计,伙计看我看着他们,施了一礼道,先生莫怪,我们只是在等待金掌柜过来见您一面,没想到您不知为何,突然带人就跑,好在刚刚掌柜拉住了你,不然您可要白跑一趟。

我看了看金掌柜,金掌柜也是施了一礼,我还礼道,你们有所不知,我是来换刚刚纸上的人的寿命的,来时明人嘱咐在这边鬼市不可超过一个时辰,若是超了恐怕在这里耽误时日,这才出此下策赶紧抽身。金掌柜听完哈哈一笑说,先生莫怕,请闭眼随我来,那怕一分钟也够了,不必过于忧心,再说先生不比凡人肉体,恐怕你的朋友是肉身过来的,现在你的肉身在外面已经落地了,只是留下元神在此而已,而凡人肉体若是留下,那就是他的本身之生魂,元神则不必忧心。我点头闭眼,他搭手带我走了几步,仿佛是进了一个中厅的感觉,总之感觉没有几步,金掌柜叫我睁眼,我睁眼睛看到的果然是一个会客厅的地方,不过这小小几步居然有如此大的变换还是叫人一时难以接受的。看着我面露疑惑之色,金掌柜又笑着说,先生莫要多想,我这里本来就是须弥之地,可看做幻境便是了。说完便请我坐下,然后看茶待饮,他既然说是须弥幻境,吓得我也没有敢喝那个茶的意思,我怕继续厕所进行时。

想归想,但是没有多去计较什么,毕竟人家没有害我的意思,不过我仔细看茶杯,发现眼熟,这东西和老于头的冰心盏相似,不过就是缩小了不少,颜色也要比冰心盏深一些,看我看着茶盏,金掌柜问,先生是否喝过和此相似盏的茶水?我点头把来之前的冰心盏的事情说了一遍。金掌柜听完说不过是对应而来的,那边盏是降低阳气的,这边的盏是提升阴气的,两边各有切合,你们为了交易不留破绽而去做,这边阴司为了不留破绽也去这样做。我似乎明白了什么,然后说,怪不得这么像。然后起身说,金掌柜既然知道我的来意,还是请指点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做?因为我知道这个情况怎么说也算是成了,不让他也不会一开始就阻拦我。金掌柜示意我坐定,然后说先生莫急,一切来的及,这边可不是刚刚的鬼市了,我们早已脱出那里,你看看是这个人吗?说完金掌柜对我眼睛一抹,其实并没有碰到我的脸,但是我条件反射性的闭眼躲开,不过那种带来的丝丝寒意还是叫我有些不舒服,待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感觉三D影视的感觉展现在我的眼前,也或者可以理解成就在我的脑子里展现出来。画面是我刚刚说的被延寿的父亲病友,然后走马观花似得展现了他的过往生平,再加上金掌柜的旁白,说是不是这个人,人性善良啊,以及他以前做过善事,再有就是人性的小恶等,我看着这一切,点头称奇,再最后就是他现在的模样,一直停留在那里。我觉得看着眼睛疲乏了,闭上眼睛揉了几下,再睁开了已经回归到现实。我转头问金掌柜,这是不是那位父亲病友的一生?金掌柜答,算是一生,确切来说是他将来要离开人世的时候的弥留影像,也就是大概回顾的一生作为,也是作为他去世后定论善恶的一个根据。我点头问,这个人算是善良之人,可以去换对吗?金掌柜说可以,然后向后面一招手,刚刚的伙计端上一个托盘,托盘上有文书几页,还有红黑笔各一支。然后放在我和金掌柜的桌子上,随后退了下去。

金掌柜指了指文书说,这便是那交换文书,只要在上面红黑笔签注就可以了。我说不会这么简单吧?我有些不相信的说。金掌柜笑答,说起来就这么简单的,然后动手用黑笔分别从几页纸上左下角画圈签注,然后放下笔示意我来,我也不知道那根筋抽了,随手也在他的签注旁边画了圈。然后金掌柜又是一摆手,对后面的伙计说,买卖已成,按规收柜。后来伙计把文书等东西拿了下去,我也要起身告辞说,多谢金掌柜的好茶以及提点,若有机会下次致谢。金掌柜也还答道,我送先生。我起身出门,走了几步眨眼睛又是那个集市,紧接着又回到了那个我和那大哥分手的地方。我刚要走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身问金掌柜,金掌柜我可否问几个问题?掌柜的似乎知我要问什么,也没有说行但也没有拒绝之意。我说,第一金掌柜认识我?第二刚刚金掌柜为何喊我大人?第三红笔圈注可不是一般人做的,您叫我签注这是何意?金掌柜微微一笑说,先生莫怕,第一我与先生的确旧识,第二先生的确在我之上,第三签注对于先生不过是小事罢了,不必挂牵。金掌柜说完我更是雾水满头,继续想要追问,还没有等我开口,金掌柜就打断我说,先生若再耽搁,恐我要真留先生多待些时日了,还是尽早回去照顾您的父亲吧。说完金掌柜顺势一推我,我不及反应,疾风过耳,我便脱出了那个环境,再睁眼时便是一片灰暗,适应了环境,我看到了月亮已经移位,东方天空有些发白了,四点多六月天景象。然后再看就是老于头和那大哥在一边,大哥还看着我说,刚刚出来的时候你喊什么呢?我愣了,瞅了他一眼道,刚刚啊?大哥还边拍自己身上边说,是啊,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有人追我们呢?不经历真不知道世间还存在这个。我也瞬间明白了,怪不得金掌柜说来得及,原来我刚刚独自经历的或许是念顷之间啊。接着老于头看我愣神便拍拍我问,怎么样?成了吗?我点头称谢,说成了,那边已经圈阅此事。老于头问你不会见到他了吧,我点头表示说是的。那大哥还问,见到谁了?我笑说没什么,然后和他一同跟着老于头离开那个地方,不过我也偷偷回头瞄了一眼那个地方,什么也没有。

随后走了一里多路,老于头打了一个呼哨,司机很快就发动了车子接我们,然后把我们拉回东四那边休息,那大哥自然是对老于头千恩万谢,并说可是见到真正的高人了等等的,老于头受不的捧,一直说是小事小事,再后来那大哥也去了几次老于头那里,给他带了些土产小吃等,再后来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走不走动,总之他的父亲又活了几年后就去世了,这也就算是成功了,我记得去世前我感知到了,我还去了参加了葬礼。至于于老头这边,我们也接触了多次,那次之后我没有详细和他说金掌柜的事情,但是后面几次说起来,他可能早就大概知道整个过程,也没有真正去听我细说,整个事情也就算是完结了。但是关于我问金掌柜那几个问题,在那段时间,还是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再后来我便解开了疑惑,坐等我下回分解。

可能与当时经历之境,有些文字的修饰,但是大体就是如此,现实本就是这样,就如做爱,激动去做,到最后也就那么回事,总比想象的要现实一些的,有差异的。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