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女孩打工赚了很多钱回来她含胸驼背肩上骑着一个婴儿的冤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2:58 阅读: 来源:石雕厂家

我是纹身师,名字叫于水。这次,需要纹阴阳绣的,是我隔壁邻居的姑娘。

我那邻居是个穷人,他的女儿白灵,前年高三读完了,没再继续上学了,直接出去打工了。

只用了半年时间,白灵给家里寄了十万块钱。

一个没文凭,没手艺,长相很出色的女人,出去半年,给家里寄了十万块。

我们家边上的人,都知道是咋回事,不过白灵他爸开头没缓过神来,见了人的面就吹嘘,说自己女儿有本事,半年赚了十万块钱。

不过,几天之后,村子里面传来了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后,白灵他爸也知道到底是咋回事了,默不作声,夹着尾巴做人。

有一次,白灵他爸出去喝酒,酒桌上发脾气,说他那天去城里,打断白灵的腿,一个女人,别的不做,在外面当小姐卖身,丢尽了白家人的脸。

不过,在去年底,白灵又开回去了一辆GTR。

我老家那边,很少人知道这GTR到底是一款什么车。

可再不知道,GTR那风骚的模样就摆在哪儿,一个个奔走相告,都说白灵赚大钱了。

有些识货的小年轻说这GTR两百多万一辆。

顿时,白灵她爸把面子给捡起来了,因为他觉得,一个当小姐的,几百块钱包夜的那种,能特么的买得起两百万的车吗?绝对不可能。

所以,她爸又到处宣传,说自己家的闺女,真的是有本事。

村子里面也在传,一会儿说白灵运气好,买了几注彩票,中了大奖了。

一会儿说白灵是在城里面,傍上大款了。

一直到白灵的父母,带上一家亲戚去白灵城里的家住了一晚上后,他们发现白灵是真有钱,而且还有生意,听说开的是火锅店,火锅店生意特别好……白灵是真有本事。

这时候,白灵一下子成了村子里面的励志偶像了……一个农村小姑娘,去了城里,靠着白手起家,在城里,开了一家超大的火锅店,成就千万身家。

……可是,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

我以前不知道这事到底多复杂,一直到白灵在牛小二上赌船的那天下午,联系上我之后,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往往都很残忍。

那天下午,我坐在纹身室里等客人,手机响了,是一个微信叫“白莲&”的人。

“白莲&”是白灵的微信号。

因为白灵读初二的时候,她不会申请QQ,是我帮他申请的。

所以,我后来用上微信,微信自动提供了她的微信账号,我也加了她。

她的微信,一直都没说话,朋友圈也没有更新,像是一个死号。

这一次,她突然联系上我了。

“水哥,你的阴阳绣纹身管用不?生死富贵,出入平安?似乎能搞定很多邪门的事啊。”

我当即给她回复:只要是比较邪门的问题,都可以找我,阴阳绣可以搞定的……你是我邻居,我给你打个折。

“那成。”白灵问了我纹身室的具体位置后,说下午过来找我。

我答应了,在纹身室里,等着白灵。

说也奇怪,那天下午,先来我纹身室的,不是白灵,而是一个乞丐。

那乞丐,穿的破破烂烂的,皮肤倒是白净,手里拿着个铁板,另外一只手拿着一根铁钎子,对着铁板叮叮当当的敲。

“铛里个铛,铛里个铛,铛里个铛里个铛铛铛。”

那乞丐敲着铁板,对我嚷嚷:里面人,是阴人,阴阳绣,最在行,犯人命,沾因果,一天到晚把阴德伤。

我本来不打算理会这乞丐的。

要说我们这边,经常有那种坐在你门口唱歌的乞丐,特别影响生意,你不给钱,他就不走,搞得你生意做不成。

不过我不怕,我开的是纹身室,客人很多是预约的,平常都没啥人进来,他做一下午,我可能一分钱也不损失,真要来了客人,我纹身室门一关,里面做纹身,外面管你唱什么呢。

可这乞丐一唱歌,我听出不对劲来了。

“阴阳绣,最在行,犯人命,沾因果,一天到晚把阴德伤。”我感觉这乞丐,似乎直接把苗头指着我了。

我连忙走到门口,呵斥乞丐:老哥,你在我店门口胡咧咧啥呢,我可是做正经买卖的。

“正经买卖?哈哈!”乞丐听了,笑了一阵后,又开始敲着铁板,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阴阳绣,分阴阳,沾鬼魂,把命伤……。

我感觉我的火气,从肚子里蹭蹭的往喉咙口冒。

奶奶个熊的,这乞丐真是蹬鼻子上脸啊。

我指着乞丐骂:看你个龟孙可怜,我给你钱,你还嫌少,那好,我一分钱都不给你,滚不滚,不滚我打人了。

乞丐又叮叮当当的摇起了铁钎子,嘻嘻哈哈的唱:铛里个铛,铛里个铛,铛里个铛里个铛铛铛!小哥,脾气不要爆,我说不要你的钱,并非是嫌弃钱少,俗话说得好,金山银山,坐吃山空,我在你这里,谋个赚钱的营生,行不?

恩?

这个乞丐,是来我店里找工作的?

我上下打量了一眼乞丐,好奇的问:你要是喜欢工作,怎么会变成乞丐?

“哈哈!前些年赚了些钱,这些年,钱也散尽了,该找个工作好好干干了。”乞丐指着我的店,说我的店,一看就是阴行,适合他干活。

我吸了口冷气:你也是阴行的人?

“唉,比你的资历老。”乞丐笑了笑,说:请我进去坐坐?咱们好好聊聊?

“请。”我发现,这乞丐,似乎是高人,便把他让了进来。

乞丐坐在店里,开始呜呜喳喳起来,说我有门赚大钱的手艺,偏偏窝在小地方。

我说我不想赚多大的钱,反正违背行规,违背良心的事情,绝对不干。

我一说这个,乞丐立马竖起了大拇指,说:小伙子有良心,不错,有屠龙术,却心不浮躁,难得,难得。

他接着说要当我的会籍顾问,也就是纹身店的前台。

我盯了乞丐一眼,问:你似乎是有本事的人,舍得为我打工?

“为啥不行,野游惯了,找个地方落个脚。”乞丐嘻嘻哈哈的说。

我问乞丐想要多少的工资。

乞丐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千?”我问。

乞丐摇了摇头,说“一万”。

我都被乞丐的狮子大开口惊呆了,这边有些大纹身店里,确实有会籍顾问,一般工资是一千八,有些老板工资开得高,两千二一个月。

这乞丐开口就是一万。

我连连摇头,说这个价钱太高了,给不起。

乞丐说他就值一万,低了这个数,绝对不干,要是我不同意,那就算了,他另寻高明去。

他起身要走,我一把拉住了他。

我是这么寻思的,我毕竟入阴行不久,需要找个人带带,刘老六虽然没事指点指点我,但毕竟人家有钱有势,再指点,也只是偶尔指点指点,如果这个乞丐,真是有资历,有阅历的人,我在“阴行”里进步绝对快。

我心里计较了一下,我现在一单就是两三万的,花一万块雇个人帮忙带带路,其实也不贵,实在不行,我就只雇他一个月,反正一万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想到这儿,我咬了咬牙,对乞丐说:一万块钱,没问题。

“大气。”乞丐笑眯眯的起身,问我有没有什么换洗的衣服,他去打扮一下,不然这乞丐模样,也没人敢咨询他。

我这儿哪有换洗的衣服,倒是有几套工作服,是我自己纹身时候穿的,我指着衣柜说有几套工作服,先换上呗。

那乞丐对我笑了笑,说:我叫冯春生,你叫什么?

“于水。”我说。

“于老弟,幸会,先去洗个澡,出来再谈。”乞丐跟我拱手之后,进了洗浴间。

等他洗完澡,换了一套工作服,我才看出,这个乞丐是个中年人,估摸四五十岁,模样倒是正派,就是身上,还有一丢丢难闻的气息。

冯春生拍了拍工作服,说他十来年第一次穿新衣服,妹的,听着都为他流眼泪。

他整理了一顿工作服后,想跟我聊天的,这时候,纹身店的门口,传来了一记敲门的声音。

我回过头,门口站着一位打扮漂亮的女人,灰色的丝质长袍,水洗白的牛仔裤,蹬着一双“亚瑟士”的跑鞋,挺干净的一姑娘。

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白灵。

“小灵,你来了。”我跟白灵打招呼。

白灵甜甜一笑,走进来,坐在纹床上,跟我打招呼,说水哥,我最近遇到个事,看你能不能帮忙啊。

我正要问白灵是什么事呢,突然,冯春生一把拉住我,不由分说,把我拽到了门口,偷偷跟我说,那女的,不正常。

废话,哪个正常人来我店里刺阴阳绣啊。

我给了冯春生一个白眼,要进屋。

冯春生再把我拽出来,偷偷的指着白灵说:你看那姑娘,含胸驼背。

我瞧了白灵一眼,的确,她稍稍的弓着腰,背稍微有些驼,驼得幅度不是很大,不仔细注意,看不出来。

不过,正常人,都有点含胸驼背啊,谁天天没事站军姿?

冯春生又说,说人含胸驼背很正常,可是你见过有谁含胸驼背的时候,脖子却是直的吗?

我再看了一眼白灵,这下算是感觉出不正常了,这白灵驼背驼得很不和谐啊,脖子是直的,背和腰都是驼的,怎么写形容呢?就好像一个驼背正努力抬头,试图平视着你的感觉。

冯春生又跟我说,这种驼背啊,其实是两条肩膀上,骑了个东西,一般都是婴儿的冤魂,冤魂重,压弯了背。

婴儿变成了冤魂,最喜欢骑在人的脖子上了,那脏东西可怕。

我听冯春生一句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小声的惊呼:真的假的。

“你去问问就知道了。”冯春生说:这样的客人,别收少了钱,四万五万往上走。

我雇冯春生当会籍顾问,结果这家伙,成了我的顾问了。

不过我现在还是不太相信冯春生的话,走向了白灵,说:小灵,你最近遇上什么毛病了?

白灵想说,但看了冯春生一眼后,欲言又止。

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