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南方金银花滞销下游企业成本增加华丽龙胆

发布时间:2020-10-18 19:18:07 阅读: 来源:石雕厂家

南方金银花滞销下游企业成本增加

持续了数年的南方金银花被更名为山银花之争,日前再次得到舆论的关注。

8月中旬以来,微博实名认证为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的“御史在途”通过微博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接连炮轰,把南方金银花更名山银花的过程呈现了出来。随后,国家药典委发文解释了改名的原因,称金银花、山银花药材在药用历史、来源、性状、化学成分等方面存在差异,2005年版《中国药典》将金银花和山银花分列进入药典。

对于南方金银花重要产地、有着“中国金银花之乡”之称的湖南邵阳隆回小沙江镇而言,更名直接导致的影响就是南方金银花价格下降和滞销,有的原本经营金银花药材生意的花农,干脆选择了转行。与此同时,一些下游制药企业和凉茶加工企业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原来使用山银花的药企必须改用金银花,每公斤成本提高了2~3倍。

实际上,金银花与山银花到底有无区别,目前业内专家和企业均没有定论。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湖南邵阳隆回小沙江镇,试图了解小镇当前的处境和山银花产业链情况。

山银花、金银花“分家”

广东一家凉茶企业内部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金银花在凉茶和中药中的应用很广,一般作为清热功能的主要药效成分,与其他药材搭配使用。

2005年之前,忍冬科几种植物都可称为金银花,包括制药在内的各行业均未明确加以区分。2000年版《中国药典》这样描述:金银花为忍冬科植物,包括忍冬与山银花(华南忍冬、红腺忍冬)的干燥花蕾或带初开的花。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资源中心研究员陈敏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最早记载的金银花并没有图文并茂、特别完整的东西,它讲的其实就是忍冬属这一类的药类植物。2005版以前的《中国药典》记载的山银花和金银花是合在一起的,说明它在临床上按历史的观点没有任何区别。

但2005年新版《中国药典》中对金银花和山银花进行了明确区分:忍冬科植物从毡忍冬、红腺忍冬和华南忍冬的干燥花蕾或带初开的花称作山银花;只有忍冬科植物忍冬的干燥花蕾或带初开的花才称作金银花。

在陆群发微博后不久,国家药典委发文解释了改名的原因:“鉴于实践中金银花、山银花药材在药用历史、来源、性状、化学成分等方面的差异,经过专业委员会审定,2005年版《中国药典》将金银花和山银花分列进入药典目录。”2010年版的《中国药典》沿用了2005年版。而在这两个版本的表述中,金银花与山银花的性味与归经、功能与主治、用法与用量完全一致。

就这样,包括湖南在内的南方诸多地区种了20多年的金银花全部换了身份,变成了山银花。

陆群在微博上质疑称,金银花本是一个俗称,由“初开色白,数日则变黄,每枝黄白相间”而得名。

隆回县特色产业办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2005年以前,南方金银花并未进入药典,后来隆回县科技局去申报入典,结果出来后名字改成了山银花。“这个我们并不知道。他们编订药典时应该和我们当地论证一下,但他们没走这个过程。”

这让当地村民感到意外。小沙江一家中药材行的王老板表示,更名造成当地金银花价格大跌,后来做不下去干脆转行,现在连招牌也都摘掉了。“以前上学的时候,一到周末,我们搞勤工俭学的就上山采摘金银花,那时候都是野生的。金银花的名字已经叫了很多年。”

部分受访药企对金银花名字的变更表示一头雾水。广药集团下属子公司的生产技术人员小蒋对记者表示,以前几种忍冬科植物合在一起称为金银花,山银花属于忍冬科的变种,实际功效也与金银花相差不大。

“我无法认同国家药典委对金银花、山银花的解释,至少在药效方面来看二者是完全一致的。”国内某知名医药集团中药子公司负责人李琳(化名)对记者直言,消费者更关注药材本身的功效,在新版药典出来之前山银花就是金银花。

隆回县特色产业办一位工作人员也认为,中医药材分类与植物分类是两个概念,有些药材是同科同属,有些药材同科不同属,还有一些甚至是不同科的情况。“从植物分类来讲,南北金银花就是两个不同种类,但作为药材是一样的。”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所长陈士林认为,中药材的金银花、山银花属于常用中药材混伪品,如果使用肉眼和性状等传统方式很难看出差别,但采用基因条形码技术可以分辨。“金银花是凉茶的原料之一,有时候很难避免与山银花冒用,用基因技术可以溯源,把两种原材料进行区分。”

实际上,金银花与山银花到底有无区别,业内专家和企业均没有定论。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7月18日,中国中药协会曾组织十余位知名中药专家在北京就山银花药用问题展开过专题研讨。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山银花与金银花都是载入药典的合法药材,两种药材药理相通、药性相同,可以通用。另外专家们还建议,修订2015年版药典时,将金银花的植物来源改为忍冬、灰毡毛忍冬、红腺忍冬、华南忍冬和黄褐毛忍冬。

产量、成本差异明显

南方金银花的价值在2003年“非典”时期发酵。“非典”过后,具有抗菌消炎作用的金银花成为“甲流”等防治处方药首选药材。可观的经济利益驱动南方一些山区开始大量种植金银花。2001年,隆回被国家林业局授予“中国金银花之乡”称号。

在隆回小沙江镇人看来,价格下降和滞销是南方金银花市场萧条的根本原因,2005年版药典的重新定义则是关键转折点。

湖南省隆回县前政协副主席夏亦中透露,隆回一开始只有2万亩的产区,最高峰时达到了22万亩。陆群也告诉记者,隆回的金银花种植面积在2005年版药典更名之前达到顶峰。

一份隆回县金银花种植面积统计表显示,从2005年到2010年,隆回县的金银花种植面积持续增加,而2010年之后,种植面积逐渐下滑。2013年隆回县金银花种植面积为17.5万亩,仍然高于2005年的16.7万亩。

“南方金银花(山银花)的价格一直比北方金银花低。”山东省金银花行业协会秘书长付晓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南方金银花产量高、采摘成本低,但用途不及北方金银花广泛,价格一直比较低。目前来说,山银花每公斤售价在30元左右,金银花价格每公斤90元~240元。

记者从山东省金银花行业协会公开资料上看到,去年11月至今年7月31日平邑金银花的最低供货价为每公斤70元至140元不等。湖南邵阳市隆回县最新的一组价格监测数据显示,目前该地烘干花统不开花的价格在每公斤40~46元,开花的仅为25元每公斤。

对于金银花与山银花的身价差异,南北方的行业协会和种植户看法不一。

“南方降雨量大,山银花水分多,不宜烘干,颜色容易变黑,尤其在汛期质量更差。”付晓说,山银花花朵密集、采集成本比北方低不少,一名熟工一天能采摘二、三十斤,但水分偏多,影响成色,一些农户就会违规使用硫磺熏制。对比起来,95%的北方金银花分布在山地丘陵,阳光充足、降雨量适中,基本不打农药。二者在产量上的差距非常明显,金银花年总产量约7000吨(干花),山银花年产量在2万吨以上(干花)。

与此同时,金银花的种植成本更高。根据平邑县农业局、物价局去年12月底发布的《关于平邑县金银花生产成本调查情况的通报》,接受调查的平邑县9户对象种植金银花平均生产成本为80.51元/公斤,每亩平均产量为71.11公斤,成本为5724.99元。

隆回县特色产业办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表示,北方金银花的采摘时间在每年4~10月,一个人一天只能采摘10斤左右,而隆回当地金银花采摘相对容易,一个人一天可以采75斤到100斤。

由于价格原因,金银花市场一直存在将山银花掺入销售的情况。陆群表示,2005年国家药典委修订药典以后,北方的金银花产量不够,需要南方金银花填补市场空白,因此南方金银花的价格并没有出现下跌。“因为市场的刚性需求摆在这里,北方的产量只有那么多。”

他还透露,将山银花掺入金银花的一般操作方法,就是在100斤金银花里掺入50斤山银花,充分拌匀以后,再将50斤搅碎的山银花掺进去。

而随着北方种植基地增大,南方金银花开始丢失市场。付晓表示,近年来,以山东平邑、河南封丘、河北巨鹿为代表的金银花产区经济发展迅猛。数据显示,2013年整个平邑县金银花种植面积在65万亩左右,干花总产量在1.75吨左右。

药企纷纷弃用山银花

南方金银花改名之后,受影响的还有一些下游制药企业和凉茶加工企业。

记者了解到,新版药典实施以后,中药处方以及各种饮片、提取物如冠以金银花名称,将只能以忍冬科忍冬为原料,否则将不合法。各种保健品也不得将山银花等冠以金银花之名。

从2010年开始,国家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加大了对山银花冒充金银花作为药材使用的监控和打击力度。制药和食品饮料企业对山银花的禁用和慎用,使山银花出现了价低难售的局面,同时也造成了正品金银花在市场上价高且供不应求的局面。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使用金银花作原料的中成药药品有451个,使用山银花作原料的中成药药品14个,且用量十分有限。李琳对记者表示,按2005版以后的药典,以金银花为原料的行业,标注金银花名称的产品只能以忍冬为原料。

现在,平邑已经成为国内中药材企业布局金银花产业的重要源头。资料显示,山东临沂金泰药业是加多宝、王老吉、和其正等凉茶的金银花提取物供应商之一。广药集团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王老吉凉茶一直使用金银花作为原料。

2013年7月22日,广药集团对外表示,金银花种植基地全面建成并开始投入使用,各项工作已经进入正常运营状态。按照广药的规划,金银花基地年种植10100亩。

此外,哈药集团、同仁堂、三精制药、加多宝等企业也是当地金银花种植户眼中的“香饽饽”。今年2月,哈药集团金银花平邑药源基地举行合同签约仪式,基地位于山东省平邑县临涧镇。

隆回县特色产业办一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现在全国有460多个关于金银花的处方,但是药典划分的时候,没有一个关于山银花的处方。从2005年到现在,山银花、金银花可以通用的处方,也只有38个,不到市场份额的5%。

“这不能随便乱来,如果用山银花代替就是欺诈,但用金银花确实提高了生产成本。”小蒋说,原来使用山银花的药企必须改用金银花,每公斤成本就提高2~3倍,但比重新申请以山银花为原料的处方药简单得多。

2006年,国家食药监局出台文件规定:对于被药典新更名的中药材,对照原来市场使用情况,允许相关的中医药处方,依照新名字做相应改变。

李琳对记者直言,这样的变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对企业来说,重新变更要经过多层审批、临床认证,这样下来,时间、金钱成本都高,还不如直接购买金银花作为原料。”

付晓对记者坦言,有关山银花和金银花之争,无异于引导花农找准发展方向,希望由行业协会和地方政府来扶持、引导特色产业,走差异化路线。

“金银花、山银花在成份上存在较大差异,我们要找两花之间的共同点,通过物种、成分、作用机理和用途上存在的不同引领行业共同发展。”付晓认为,行业协会、企业、政府在推动当地特色产业发展上要有科学定位,政府一定要积极培育行业协会和企业,并为其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正确引导产业规范有序地发展。

《《《

1963年版《中国药典》

开始收载金银花,规定供药用的金银花植物来源只有一种,即忍冬科植物忍冬的干燥花蕾

1977年版《中国药典》

在金银花标准中增收其他3个植物来源,分别是山银花(华南忍冬)、红腺忍冬和毛花柱忍冬

2005年版《中国药典》

将金银花和山银花分列进入药典目录。金银花是忍冬科植物忍冬的干燥花蕾。山银花有四种,即“华南忍冬”、“红腺忍冬”、“灰毡毛忍冬”、“黄褐毛忍冬”

《《《

实地调查

探访小沙江镇:“中国金银花之乡”花香渐远

小沙江镇位于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西北部,地处雪峰山脉中段东麓,平均海拔1350米。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植山银花。据隆回县特色产业办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小沙江共种植山银花8万亩,干花产量6500吨,无论是种植面积还是产量,都几乎占了整个隆回县的一半。

小沙江是南方金银花(山银花)的集散地,2010年以前,南方各地的金银花都会被运往这里,再由这里输送出去。8月2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小沙江镇的一条主要街道上注意到,这里有着不少经营山银花的药材铺,不少店面都写着“中国金银花之乡”的字样。但这些店铺中,有的是大门紧闭,有的则已经转行做别的生意。

中药材行改卖瓷砖

8月,新一年的山银花刚采摘加工完毕,准备经小沙江市场进入全国各地,这本该是一年当中最热闹的时节,但如今,却显得有些落寞。

8月22日,记者在小沙江药材街发现,不少店铺大门紧闭,街上有超过100家挂着“中药材行”招牌的药材行门面,但仍开门营业的仅有25家左右,且不少已经转行。

在永旺中药材行的门口,一块10余平方米的空地上,晒满了药材。药材行里,整齐地堆放着用编织袋装好的山银花,几个药材行老板正在闲聊。

永旺中药材行的刘老板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门口晒着的是野生药材,因为山银花滞销,自己手上没有闲置资金做其他生意,野生药材投入成本不需要太大,“但这些也赚不了多少钱,因为量比较少。”

刘老板透露,以前到了8月,最少也可以卖一、两吨干花,但现在,连300斤都没卖到,“一公斤以前可以卖七、八十元,现在只能卖二、三十元。”

回春中药材行的王老板,现在似乎很羡慕那些外出打工的人。“在外面打工,一天至少赚两、三百元。今年6月份收的新花,到现在一斤也没卖出去。”王老板指着和山银花堆放在一起的一包包大米告诉记者,现在都是靠卖大米赚钱,“山银花根本卖不出去高价,只能先存放着。”

另外一家仍挂着“百伟中药材行”招牌的店铺则已经完全转行,做起了瓷砖生意。“这里的老板本来是卖金银花(山银花)的,今年三、四月份,他就叫我过来,合伙一起做瓷砖。”店里的李老板告诉记者,原来卖金银花(山银花)一年亏了10多万元,现在店铺里还存了很多,等价格上去了再卖。

湖南省隆回县前政协副主席夏亦中告诉记者,在进入药典之前,大部分的南方金银花通过山东进入市场,或者是山东商人过来采购,但2005年以后的情况并未做过统计。由于涉及商业秘密,经营商也不会透露更多细节。

种植大户宁愿花烂在地里

山银花价格大跌,最先受到影响的便是种植山银花的花农。

8月21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桃洪镇萌山村,这里有不少山银花种植大户。他们大多是在2009年以后,由于看到山银花市场行情好,才开始大面积种植。但如今,种植地还在,山银花却被杂草淹没了不少。

2010年,瑞丰金银花生态农场花农焦银瑞见金银花(山银花)市场大好,便东拼西凑,投资130万元承包了108亩地种植山银花,“2010年,鲜花价格达到8.5元/斤,觉得有赚头,就承包了,没想到接下来那几年,价格年年下跌,到现在只剩下两块多一斤。”

焦银瑞介绍,2010年种植的山银花,今年才开始进入产花的盛产期,按正常管理,今年应该可以收获鲜花20万斤,但今年连10万斤都达不到。原本是和女儿、女婿合作种植,现在因为价格过低,女儿、女婿都外出打工,剩下两个老人在家,只能选取小部分管理,其余的山银花种植地任其荒废。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因为山银花近几年价格不好,有农场尝试种起了北方金银花,但可能是因为地区不同,收益并不好。

小沙江大部分花农在2005年以前开始种植山银花。在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植山银花,少则三五亩,多则上百亩。

据当地人介绍,小沙江有不少种植大户,但因为鲜花卖出去的价格太低,宁愿花烂在地了,也不愿意花钱雇请工人来采摘。“对面那座山上有一户,现在没人在家,他们放出话来,谁想去摘就直接去摘,免费的,但现在也没见有人去摘。”

据经营山银花生意的陈老板介绍,山银花卖不出去,一年至少要翻晒三次,存放超过3年的山银花基本上就没用了,只能扔掉。“翻晒一次要三天,还要雇请工人,大约要花掉2000元。”

谈及山银花滞销的原因,陈老板表示,一是因为受更名和网络谣言的影响;二是因为价格太低了,卖出去就亏本了。“前两年开始,就有谣言说我们的金银花(山银花)上火、有毒等等。”陈老板回忆说,从那以后,来这里采购山银花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哪家医院治阳痿

广州建国医院预约挂号

治视网膜疾病专科医院地址

相关阅读